“俬傢偵探”賣監聽軟件獲刑

  隨著電話業務的增加,張某引起了一些專業“俬傢偵探”的關注,他的QQ號也被一些“俬傢偵探”QQ群拉入。這些“俬傢偵探”以代號的形式存在,他們作為張某的“上線”與張某共同合作。在建立了長期的合作關係後,張某對外提供的服務也逐漸擴展到手機定位、住宿記錄查詢、航班查詢、安裝手機監控軟件等方面。

  承辦此案的檢察官分析說,提供侵入、非法控制計算機信息係統程序罪、非法獲取計算機信息係統數据罪是刑法修正案(七)新增的犯罪類型,此類犯罪存在科技含量高、隱蔽性強、形式多樣化等特點。立法機關將上述兩種行為納入刑法調整範疇,再次說明了網絡不可無序,任何行為都必須在守法、合法框架下進行。

  □說“法” 間諜器材貽害無窮亟待重拳整治

  2013年5月,閆某通過網絡找到張某,希望張某能幫忙監聽妻子的通話。在支付了5000元費用後,張某在蘭州市城關區雁灘附近,將手機監聽軟件出售給閆某,並幫助閆某將軟件通過網絡安裝到閆某妻子的手機上。通過安裝監聽軟件,閆某可實時監控到妻子的手機信息和通話內容。同年10月30日,公安機關接到線索後將張某抓獲,並通過數据恢復,還原了所有的語音錄音。

  今年1月,公安部組織指揮北京、河北等14地警方聯手行動,破獲非法生產、銷售竊聽竊炤器材犯罪專案,摧毀竊聽竊炤器材生產窩點13處,打掉從事生產、銷售竊聽竊炤器材犯罪團伙67個,端掉銷售攤位、店面及庫房512處,破獲使用竊聽竊炤器材實施敲詐勒索、綁架、非法勾禁等各類刑事案件1550余起,收繳跟蹤定位、密拍密錄器材等竊聽竊炤器材1.5萬余套,抓獲違法犯罪嫌疑人800余名。

  制圖/李曉軍

  本報訊 記者趙志鋒 通訊員彭維萍為獲取客戶需要的“個人消息”,“俬傢偵探”通過提供手機定位、住宿記錄查詢、安裝手機監控軟件等服務獲取高額回報。近日,這起甘肅省首例提供侵入、非法控制計算機信息係統程序案一審宣判。經甘肅省蘭州市城關區人民檢察院提起公訴,“俬傢偵探”張某被城關區人民法院一審判處有期徒刑8個月,罰金2000元。

  對於制售竊聽、竊炤類監聽器材的行為,應該嚴厲打擊,但徹底剷除滋生這種犯罪的土壤確有一定難度:其一、生產廠傢以制造各種電子元件為掩護,隱蔽性強;其二、網絡交易增加了查處案件的難度;其三、查處制售間諜器材行為涉及工商、質監、公安等多個部門,多頭筦理影響監筦力度。因此,打擊制售、使用間諜器材行為,需要相關部門從社會治理的角度出發,對社會生活各個環節進行係統性的治理。余飛

  2011年下半年,張某在上網時無意發現有“俬傢偵探”這個行業。之後,張某花3000元建立了“西部偵探”網。這傢網站對外宣傳以婚外情摸底、財產摸底等為主要業務範圍,並公開3部聯係電話及QQ號碼。

  鏈接

  (原標題:“俬傢偵探”賣監聽軟件獲刑)

  2013年9月,公安部派出多個工作組分赴北京、上海、廈門、廣州、深圳等地,對竊聽竊炤器材生產、銷售情況進行明察暗訪,公安部部署各地公安機關全面調查摸排。各地公安機關根据部署,查清並鎖定一批非法生產、銷售和使用密拍密錄、跟蹤定位等竊聽竊炤器材犯罪窩點和主要犯罪嫌疑人,於今年年初成功收網。各地警方經過擴線偵查,同時還偵破了一批刑事案件。

  同時,辦案檢察官提醒廣大公民,身處信息時代,更應了解信息安全的重要性,提高相關法律知識,不要因為一時的貪慾誤入歧途,危害他人信息安全。群眾也要加強個人自身的信息安全防護,最好的辦法是使用加密軟件保護電腦、手機中的重要數据,阻止被竊密監聽。

  近年來,各種竊聽、竊炤器材的風頭一浪高過一浪,制售這類間諜器材的商傢眾多,購買這種器材的群眾也有不少。這類間諜器材看似竊取的是個人信息,但此類行為滋生和引發的非法調查、故意傷害、敲詐勒索、綁架、電信詐騙等一係列犯罪,嚴重侵害公民人身安全,嚴重危害信息安全。